欢迎您来到主流彩票平台官方网站!  
网站首页 | 站点地图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媒体聚焦
新华每日电讯:长三角三大淡水湖绿色发展之路
发布时间:2020-01-06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浏览次数:
  

从地图上俯瞰长江三角洲,交错密布的河湖水系,让这片中国经济活力创新的高地更添灵动和秀美。而太湖、洪泽湖、巢湖三大淡水湖,恰如点缀其上的三颗宝石熠熠生辉。

从脏乱河道到水清岸美,从“九龙治水”到齐抓共管,从竭泽而渔到人水和谐……坐拥优良的水资源条件,世代傍水而居、凭水而兴的人对此有着切身体会:放眼长远,护好一方碧水,才是“靠水吃水”的前提和基础。

万顷碧波再现梦里水乡

腊月时节,沿安徽合肥市环巢湖大道行驶,湖区内侧的浅滩、湿地片片相连,杭埠河、派河等入湖口湖水清澈、波光粼粼,一批正在培育中的生态湿地在冬日萌发勃勃生机。

在南淝河入湖口,东侧是滨湖湿地森林公园,西侧是4万多亩的十八联圩生态湿地。作为巢湖治理最难啃的“硬骨头”,南淝河水质近期已经连续两月实现了国考断面水质达标,这也是最后一个达标的环巢湖入湖河流。

眼前风光宜人,得来并不容易。

“国家重点治理的太湖、巢湖、滇池三大湖中,太湖地处南方疏水网地区,水多、水滞、水脏问题突出,滇池是高原湖泊,面临水少、水滞、水脏难题,巢湖则兼而有之。”巢湖研究院院长朱青说。

合肥市环巢湖生态示范区办公室主任高斌友介绍,近8年来,合肥累计投入超过200亿元,推进以巢湖生态修复保护为重点的环巢湖工程建设,巢湖水质呈现逐步好转态势,巢湖湖区主要污染物浓度指标持续下降。

复见清波的不只是巢湖。尽管面临着诸多困难和挑战,苏浙皖三省意识到,治水是一道摆在面前的必答题,必须将其纳入区域环境的大局中统筹考虑,以大型淡水湖治理为牵引,带动周边环境整体提升。

从太湖南岸穿过一条马路,就是浙江湖州吴兴区72条入太湖的溇港之一罗溇港。宽阔的河道,平缓的护岸,沿岸线整齐种植的樱花树……不久前,这里刚刚通过浙江省级“美丽河湖”的评审。

“从2008年开始,湖州就谋划了环湖河道整治等系列工程,提高区域水资源优化配置能力,完善区域防洪排涝格局,也兼顾航运等综合效益。”湖州吴兴区治水办专职副主任张韬告诉记者,目前罗溇基本常年保持Ⅱ类水,保证“涓涓清流送太湖”。

得天独厚的环境孕育了长三角水系丰富的渔业资源,白鱼、银鱼、白虾、湖蟹等优质水产让湖泊成了渔民的“聚宝盆”,但由此也引发了过度捕捞的恶果。

以洪泽湖为例,河蚬可捕量从2005年的10.01万吨降到2013年的2.2万吨,有效捕捞时间由2012年以前每年8个半月降低到2013年的2个月。

为拯救河蚬、河蚌、螺蛳、银鱼等水产品资源,江苏省洪泽湖渔业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先查清底数,制订完善限额捕捞制度,并规定渔民到指定码头交易,接受渔政部门监督,以保证水产种群自我恢复能力。

洪泽湖渔管办干部陈林说,多年来,洪泽湖实行捕捞“负增长”制度,渔业资源逐步得到涵养和恢复,河蚌、螺蛳总量由10年前的9万吨上升至26万吨,春季银鱼也由5年前的280吨增至530吨。

作为江苏省内最大的淡水湿地自然保护区,洪泽湖湿地目前有包括国家一级保护鸟类大鸨、东方白鹳、黑鹳、丹顶鹤等190余种鸟类,近来还发现世界濒危鸟类震旦鸦雀。独特的旅游资源,让当地居民和游客赞叹:“梦里水乡又回来了。”

转型联动彰显治水之志

“锦堤蝶醉”“芦花飞絮”“烟云梦泽”“蔚林荷语”……一块块依不同时节而定名的景观,让属于南太湖水系的湖州长田漾湿地公园充满诗情画意。

冬日的公园,摇曳的芦苇和原生的野花烘托出原生态的意趣,本地居民和游客在其间闲庭信步,适意漫谈。

“相较于太湖北岸的无锡、苏州等地区,多年前南太湖只是小渔村,在大力发展经济的过程中,也牺牲了环境。”南太湖新区治水办副主任蒋仕斌说。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各地因地制宜,精准施策,坚持科学的理念和方法,科学地保护和开发水资源。

紧盯重点难点,出重拳整治历史遗留问题——

水泥、印染、造纸……近年来,一批高污染产业在南太湖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服务业集聚区和国家级旅游度假区。

“哪里群众反映呼声大,我们就从哪里开始着手。”湖州市治水办主任周峻说,经多年整治,目前太湖在湖州的65公里湖岸线往内2公里,已基本没有任何工业。

“氮磷元素是造成水体蓝藻水华的‘罪魁祸首’,今年我们投入50余万元,从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引进能吸收氮磷的中山杉,下一步将根据湖区试点效果,酌情扩大种植面积。”安徽省巢湖管理局副局长蒋大彬说。

加强区域协同联动,形成推进跨区域治理合力——

12月14日,长三角在完善跨区域管理协调机制的创新上又走出了坚实一步:在浙江长兴县召开的太湖淀山湖湖长协作会议上,太湖、淀山湖及主要出入湖河道湖长、河长们共同见证了太湖淀山湖湖长协作机制的建立。

“太湖淀山湖湖长协作机制是太湖流域对跨区域湖泊议事协调机制的丰富完善,是推动河长制湖长制从‘有名’到‘有实’的重要抓手,是水利助推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的创新举措。”水利部副部长魏忠山说。

与此同时,苏皖两省正积极会商推进跨区域生态补偿试点,共护水清岸美、共享美好生态已成为共同追求。

积极谋求产业转型,着力培育绿色发展新动能——

一门大闸蟹养殖的技术,传到卢瀛峰手上已经到了第三代。与祖辈在太湖自然水域中养蟹不同,他的养殖场移到了临近湖边的人工池塘里。穿过开阔的养殖区,卢瀛峰把记者带到三个紧挨的池子前。

“前几年,我认为在自然水域养殖不符合生态化、标准化的大趋势,就提前谋划建了这个养殖场,所有养殖的尾水都要经过沉淀池、曝气池和生物净化池等7个环节再达标排入太湖。”卢瀛峰说,规模化标准养殖让他的大闸蟹销量近4年以年均100%左右的增速增长,2018年公司产值达5000多万元。

民生福祉映衬发展初心

绿萼梅、江梅、黄香梅等梅花品种,在全长1000米、占地75亩的洪泽湖古堰梅堤簇拥,每年到了梅花绽放时节都成为市民游客的“打卡点”——这里是洪泽湖畔最大的观湖赏花生态公园。

“亲水平台,休闲节点,以及观光车道、自行车道和游步道构成的循环交通体系,让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大堤突破了防洪、交通的单一功能,无论游客还是市民都能享受到环境提升带来的获得感。”正在公园内拍照的南京游客沈睿说。

良好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

湖州长兴县的图影湿地文化园距太湖直线距离不足1公里,三面环山,素有“无船路不通”的说法。冬日荡舟湖上,但见道道涟漪,远处时有白鹭掠过水面。

为保护湿地生态环境,2015年,地处湿地范围内的部分村庄开始外迁,这让村民在当时犯了愁:作为收入主要来源之一的菱角无法继续种植,生计从何而来?

“2016年4月,湿地周边优良的生态环境吸引了太湖龙之梦乐园项目入驻,吸纳了图影周边75%的村民就业。”太湖图影旅游度假区管委会生态旅游办主任乔剑锋说。

2016年11月,在泰国清迈举办的国际灌溉排水委员会(ICID)第67届国际执行理事会全体会议上,湖州太湖水利遗产入选直接灌溉工程遗产名录,这一自春秋时期萌生雏形的水利工程“活化石”又一次走入人们的视野。

作为申报节点之一,湖州织里镇义皋村将这一值得纪念的事件刻在村口的石碑上。整洁的村道,洁净的河水,走在村里偶遇了55岁的村民邹金建,热情地把记者带到家里。

“现在村里环境越来越好,保持路面和河道整洁都靠村民自觉,前几年村里还建了‘溇港文化展示馆’,来村里的游客也越来越多。”邹金建和妻子李守芳不住感慨村庄和周边环境变化之大,“这几年孩子都成家了,日子一年比一年好,我们想着开个农家乐,让更多游客感受水乡的环境和热情。”(记者 魏一骏、秦华江、程士华、郑梦雨,12月29日第04版刊发,转载195次)







太湖水利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