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主流彩票平台官方网站!  
网站首页 | 站点地图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媒体聚焦
福建日报: 河湖治理的福建探索
发布时间:2019-11-27  来源:福建日报  浏览次数:
  

11月1日,《福建省河长制规定》正式施行,将河长制工作中行之有效的制度和成功的改革实践以法规形式推广开来。连日来,福建省水利厅领导到每个设区市解读《规定》,8个成员单位在省河长办挂职的同志抓紧研究贯彻落实,水利、生态环境等14个部门分工协作,共同推进水资源保护、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治理、水生态修复等工作。

曾经被称为“九龙治水”的主要涉水部门,形成了“一龙治水”的大格局。

2017年以来,福建省把组织体系、制度体系、法律体系和信息科技系统有机结合起来,通过打造高能平台、创新治水理念、改变治水模式、应用法律手段等一整套“组合拳”,把河湖治理工作从涉水部门扩大到全社会,充分发挥政府主导能力、企业行动能力、社会组织和公众的参与能力,借势借力、凝心聚力,开创出治水新局面。

2017年、2018年,福建省在降水和江河径流量大幅减少的情况下,12条主要流域仍然保持优良。福建省河湖长制总体工作位居全国前茅,连续两年受到国务院通报表扬,并获得国家专项奖励9000万元。

河湖长制,从“有名”走向“有实”

闽江,福建母亲河,发源于三明市建宁县均口镇,一路向东,出琅岐岛奔向东海。闽江全长562公里,共6条支流,干支流涉及7个设区市39个县(市、区)434个乡镇,流域面积达59922平方公里。

福建水系密布,河流众多,其中流域面积在50平方公里以上的有740条,流域面积在200平方公里以上的有179条。

以往,人们在生产、生活中不断侵占和损害河流,导致水灾害、水资源、水环境、水生态等问题频频发生。水问题表现在水里,根子却在岸上。河湖治理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跨部门、跨区域协调与联动是一大难点。

建立高效统筹协调机制,是兴水治水的关键。河湖长制就是重要的机制创新。2017年3月1日福建省成立福建省河长制办公室,发挥综合平台作用,按照省委、省政府提出的“六全四有”目标和当好“施工队长”等一系列要求,推行河湖长制从“有名”走向“有实”。

构建省市县乡“双河长制”和“区域+流域”河长双轨制,各级党政主要负责同志全部担任河长。目前,从省级总河长到河道专管员,实现了省、市、县、乡、村五级治水全覆盖。

应对纷繁复杂的河湖治理事务,面对量大面广的治水护水人员,如何管理?依靠先进的信息科技!

全省1182个河长办、5829名河长、448名湖长和12197名河道专管员全部纳入河湖长制管理系统,设立统一的96133河湖长制监督举报平台。同时,建立覆盖全省3755条河流的分级名录,对全省河湖实行网格化管理。

11月8日,省水利厅举行福建省数字水安视频监视系统和福建省河湖长制综合管理平台上线启动仪式,进一步加快推进数字水利建设,以水利信息化推进水治理体系和水治理能力现代化。

厘清责任,才能赏罚分明。目前,福建省市县乡“水质交界断面”实现监测全覆盖,走在全国前列。

责权利明晰,激励问责制度也是板上钉钉。对于河湖长制工作落实不到位的,采取的监管机制是“五个一批”,即通报一批、会商约谈一批、挂牌督办一批、严肃追责一批、依法查处一批;而对于工作富有成效的,则与以奖代补、以奖促治、生态补偿等专项资金安排挂钩。有奖有惩,极大地激发了各地各部门工作积极性。

健康河湖,既要安全又要生态

为了预防洪水侵扰,过去,河道治理强调“坚固耐用、经济安全”,大多采用石料、水泥混凝土等材料,以传统方式修建护岸,导致部分河道出现硬化、渠化、墙体化、几何化等现象,妨碍了人水自然亲近,影响了水生态环境。

2015年福建省启动万里安全生态水系建设,从注重安全向既要安全又要生态转变,把治水与治山、治林、治田、治土等有机地结合起来,做到整体治理、系统治理,标本兼治来打造健康河湖。

省水利厅出台《福建省安全生态水系建设指南》,以强制性规定,强化保护和修复水系的生态功能,在全国率先开展安全生态水系标准化建设。具体目标是体现“五性”——水系完整性、水体流动性、水质良好性、生物多样性、水文化传承性,实现“八有”——有常年流水、有清澈水体、有护岸林带、有野趣乡愁、有安全河岸、有自然河、有丰富生物、有管护机制。

在建设城乡水美实践中,永春总结了一整套思路与做法。按照全水系覆盖、全流域铺开、全方位施治、全过程监管、全民性参与的“五全思路”,实施环保先行治污水、河道整治防洪水、水土保持涵养水、生态修复净化水、文化塑造美化水、科学发展利用水“六水共治”,努力把水利工程变成景观工程、生态工程、民生工程。

“生态水利与自然山水、历史人文以及城市建设、乡村振兴有机结合,开创建设‘水美城市’和‘水美乡村’,不断丰富水利建设的内涵,发展‘水美经济’。”南平市水利局局长周靖说,2016年南平在全国率先提出“水美城市”“水美经济”的新理念。两年多来,开展打造美丽城市综合体和重要水利节点、生态岸线修复的实践。目前正在制定“水美城市”建设标准。水利部水规总院以南平“水美城市”实践为蓝本,编制《“水美城市”建设规划导则》,并向全国推广。

“雨下东西乡、水淹南北洋”,木兰溪水患频仍屡伤民生,却因其软基河道、弯多且急、冲刷剧烈等难题,一直未能被驯服。而今通过多年综合治理,把木兰溪打造成全国首条全流域系统治理水系,书写了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动样本。

福建省各地因地制宜,通过“水生态+”,发展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生态家园,把水生态、水资源、水景观、水文化转化为产业优势,走出一条以水兴产、以水兴城、以水富民的绿色发展之路。

综合治水,统筹资金集中发力

初冬,风和日丽,记者沿福州金港河一路前行,一片绿意中,香樟、黄花槐探出头来,三角梅与蓝花楹也成了亮点。金港河曾经是断头河,国家住建部及生态环境部挂牌督办的5条黑臭河道之一,通过综合整治,如今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创新城市水系综合治理模式,让福州内河大变样。福州河道水系纵横交错,内河治理几经折腾。近几年来,按流域整合形成7个水系综合治理PPP项目包,总投资约100亿元,通过公开招标,选择国内顶尖的水环境治理和管理团队参与黑臭水体治理。为解决“建管脱节”问题,福州将PPP项目全生命周期确定为15年,企业在2-3年的建设期后,还需负责12-13年的运维,确保“谁建设、谁养护”。同时,把运营效果与项目付费相挂钩,设立对水质维持、环卫保洁、设备运行等情况的综合评价体系,评判结果与付费直接挂钩。

传统上的河湖治理模式,资金与力量都较分散。“撒胡椒面式”的资金分配方式,“买酱油的钱不能买醋”的资金管理方式,“水利不上岸、环保不下水”的部门职能分割,导致治水护水工作打不开局面。

“力量整合,资金统筹”,是福建省探索综合治水新路的重大改革与创新。为了统筹涉水涉河相关部门的职能、资金与力量,2016年2月,水利厅协同财政厅、环保厅、住建厅、林业厅出台《关于共同推进安全生态水系建设的通知》,以确保2020年全省实现万里安全生态水系建设任务。

这些涉水涉河相关部门以前“各自为政、功成在我”,现在“集中发力、各计其功”。充分发挥政策叠加效应,利用中央、省级涉及生态建设、江河治理、中小河流综合治理、水土保持等水利专项资金,用于支持安全生态水系建设。

同时,给市县政府很大自主权,以整合涉水涉河相关部门的职能、资金与力量,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

2017年起,福建省在全国率先开展综合治水试验,采取“正向激励、竞争立项”的方式,选择综合治水试验县。两年多来,8个综合治水试验县共统筹省级以上水利专项资金7.8亿元,整合涉河涉水资金89.32亿元,吸引社会资本27.48亿元,形成了一批河流治理样板,如永春桃溪、沙县墩头溪、荔城企溪、福安穆阳溪等,被誉为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图。

涉水执法,行政司法相互借势

近日,针对九龙江流域龙岩漳平顶坊国控断面、漳州南靖上洋国控断面水质超标问题,九龙江流域生态环境监管和行政执法大队联合龙岩市、新罗区环境执法人员深入现场溯源排查,针对问题“把脉会诊”,开出“处方”。

这种雷厉风行的执法行动,有效解决了以往行政执法中存在的力量弱、取证难、效率低等问题。

2017年,沙县充分利用“综合治水试验县”的契机,率先组建沙县生态综合执法局,并赋予矿山环境保护、涉水环境保护、水污染防治、水土保持、水管理、河道管理、流域水环境保护管理等7个方面73项行政处罚权,依法独立开展行政执法。

公安队伍执法比行政执法更有优势。沙县水利局局长张梓添对此深有感触,他说:“公安队伍出警快,获取违法信息来源更多、渠道更广,办案经验和侦查方式丰富,执法程序更严密规范。比较刁钻的涉水违规违法人员对于普通行政人员的说理教育或下达的行政处罚通知书,常常置之不理,但他们一见到综合执法局的人就服软。”

福建省各级公检法都积极参与河湖治理。2017年,福建省在全国率先实现检察院驻河长办联络室省市县三级全覆盖。2018年3月,漳州中院在全省率先设立河长制生态环境审判巡回法庭。漳州中院与市河长办等职能部门开展诉前、诉中、诉后联动协作机制,合力扼制涉水违法行为。

在治水过程中,福建省注重立法规范,各地努力把法律保障的关口前移。《厦门市水系生态蓝线管理办法(试行)》《南平市河岸生态地保护规定》《泉州市晋江洛阳江流域水环境保护条例》等纷纷出台,确定水系生态管控边界。

公检法参与生态环境执法工作,完善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机制,打通涉河涉水生态案件办理的快速通道,铁腕打击损害河湖的行为,给不法分子以强有力的震慑。行政与司法相互借势借力,共同推进福建省河湖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记者 黄雪梅,11月15日第12版刊发,转载19次)







太湖水利官方微信